第一中文网
会员书架
首页 >网游竞技 >爬虫帝国之前世今生 > 第三十九章 部控 9

第三十九章 部控 9(第1 / 1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推荐小说:

基地里似乎又回到了过去的时光,康复过程结束之后的助手再次接管了基地的控制权。船长却不再和共同做实验。船长更多的时间在艾斯尼亚大陆腹地耐心得做着自己的事情,那群自己缓慢进化的动物,逐渐做出了更复杂的工具,形成了固定的群落。船长将他观察到的一些参数带入了他设计的简单预测程序,推算之后发现,居然达到了和那些失控之后的低等生物组成的群落相似的程度。不是偶然,或许其中本身就有一定规律。当然,眼前的群落,因为一开始没有更多的干涉,所以谈不上失控不失控的问题。

想想,科罗尔斯在回程中无数次计算过来到厄尔斯到底多长时间了。其实,不用想也是个很庞大的数字了。厄尔斯对于他们种族来说,失控时光过得极其快的地方,可是这并不代表在厄尔斯他们两不会衰老。在纳布拉,每个人的生老病死都是自然之事。而且,自从来到了厄尔斯,他们身体的变化尽管微弱,还是发生了。比如心脏的功能不能完全发挥,最终导致相当一部分心脏没有必要的负荷而坏死。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

恩达尔斯之对于外部干涉不能百分之百可控的认识早就有过,不过经过评估之后,他和船长都认为这是可以被克服和忽略的,毕竟遗传粒子结构体对整个个体的影响是绝对不可以小视的。在纳布拉,即使是个文盲都知道,遗传粒子结构体所携带的生命信息起内涵的神奇程度。恩达尔斯观察的结果是不必太在意。或许还有更多需要做得事情,他此刻的心思没有做太多的停留,既然作为自己代表的三个个体,已经开始能构建基本的社会结构,那么,是不是要开始更多的尝试,比如为他们创就些敬仰的方向。恩达尔斯准备模仿纳布拉的模式,给这群进化程度还如此有限的种族创就一个敬仰的方向。在纳布拉,没有敬仰的方向,是野蛮民族的标志,也是在政治上被严格排除在外的基本原因。

接下来的尝试完全不同于过去的实体性实验。恩达尔斯需要考虑如何将他对于这三个个体的外部干涉,以及将来会产生的对于有三个个体领导着的族群的影响,巧妙得融合到敬仰的结构中去。不仅要有约束性的条款设计,还需要在起码的结构架设上几近于完美。这不是个简单的问题,恩达尔斯知道,自己的劣势恰恰是纯粹的理论体系架构能力。这件事害的他烦心了好多天,难以排解却又无处诉说。苦闷之下还是不断观察自认为伟大的产品或者叫成果。监控的设置是充分考虑到了观察对象的活动规律和范围的,可是恩达尔斯发现,在各个监控画面里出现的族群个体数量却明显小于他早就掌握的个体数量。这不正常,恩达尔斯稍稍考虑,决定直接观察,找出问题所在。

当助手恩达尔斯在背叛之后,醉心于自己的尝试,发现了问题而决定外出观察的时候,船长科罗尔斯也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他在艾斯尼亚大陆腹地发现的生命体虽然没有经历直接的外部干涉,但是进化就是这么神奇,它们已经开始能使用简单的工具来完成自己的任务,满足自己的需求。科罗尔斯记得飞行学院里那个老学究用他的声嘶力竭数次强调的那个观点,不可以小看任何一个已经开始能使用工具来满足自我需求的生物,哪怕工具仅仅是一块石头或者树棍。科罗尔斯饶有兴趣看着这些可以短时间直立行走的动物,满足了自己对矿物质低含量的万特尔之后满意得离开了溪流边,重新回到密林深处。科罗尔斯认为自己或许面对它们,或者干脆应该叫他们,应该做些什么。但绝对不是上次和助手一起做得尝试。提到助手,科罗尔斯暗自骂了自己一句,该死的,为什么要想他,叛徒一个。

恩达尔斯离开作为新新基地控制室的地下空间,沿着平整的固化硅基体堆积的坡道来到了基地外面。肉眼看过去,居然没有看到什么一个个体。他看看在基地每一面的斜坡上安装的监测设备,没有破损,也就是说刚才看到的图像是真实的,可是为什么眼前没有。只有一个解释是合理的,在恩达尔斯离开控制室走出新新基地的短短时间里,这些个体离开了监测的范围区域。可是它们到了哪里?恩达尔斯准备离开稍微远些,搞明白这个问题。他抬起手,想要稍微挡住些恒星体发出的仍旧刺眼的光线,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身后传来的异样声响引起了他的注意,短时间没有判断出是什么声音,唯有扭身看才能明白。扭身,从头斜上方传来的声音带着一块巨大的固化硅基体,非常准确的朝着恩达尔斯落了下来。没错,这是恩达尔斯一时心血来潮,遥控指挥着自己的代表给他搞的雕像。此刻的雕像用它巨大的重量死死压住了恩达尔斯的下半部身躯,雕像的头部对着恩达尔斯的头部,自己的雕像带着微笑看着自己。这绝对是个巨大的讽刺,使劲儿抬起头看看雕像本来应该呆着的地方,有三个影子立在那里,带着光芒,那不是自己引以为傲的成果吗。这时,声音再一次传来,仍旧是身后。这个声音带着整齐的节奏,重重的踏击地面的声音传入恩达尔斯的耳朵。

科罗尔斯对目前为止观察这些叫人欣喜的个体的生活,感觉到了自从逃亡以来为数不多的宁静。严格说,他不是没有再次尝试干涉,但是干涉的步骤却很微小,而且是非直接性的。为了搜寻艾斯尼亚大陆上更多范围之内的个体活动情况,科罗尔斯也派出了数量可观的移动监测终端。就在他每天例行的观察已经结束他整理好数据开始休息之后,飞行器的通讯系统里传来的信号叫他心里一惊。发生了紧急情况,飞奔到控制台前,解析信号,转换信号重新接受。一幅画面呈现在科罗尔斯的面前,助手被困了。确切得说,前助手现在的叛徒恩达尔斯被困了。困住他的不是别的东西,就是上回科罗尔斯在助手新新基地的最顶端树立的他自己的雕像。很自然,船长在心里一阵舒畅。他抱着两只手看着被困的助手,看他如何脱困。同时他随手点击了一个按钮,光显左上角的数据显示,近期整个厄尔斯星球没有发生板块剧烈异动现象,那这个巨大的玩意儿怎么掉下来了。几乎就在科罗尔斯看到基地最顶端站立的三个影子的同时,在恩达尔斯身后出现的排列整齐的直立生物,源源不断出现了。他们都朝着一个方向,就是躺在地上被雕像死死压住的恩达尔斯。

该死,失控了,科罗尔斯在看明白的同时,已经开始行动了。来不及想助手是不是已经背叛,他启动了飞行器,朝着助手的新新基地赶过去。飞行过程中,科罗尔斯简单梳理下思维,目前他使用的飞行器实际上不具备任何的攻击能力,只是极其普通的工作用飞行器罢了。不过考虑到这些动物没有更高级的攻击手段,应该可以驱散它们之后,解救出助手。不论助手是否已经背叛,甚至即使恩达尔斯已经成为了敌人,也要解救。在经历了茫茫宇宙的飞行之后,他没有理由不去解救这个同类。飞行途中其实还有一个叫人不解的问题,助手之前采取了手段屏蔽了科罗尔斯的监测,这次为什么科罗尔斯还能收到他的图像呢。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助手主动发出了求救的信号。这个家伙知道,厄尔斯上能救救他的人,只有他不久之前背叛的上司科罗尔斯。

飞行器的速度被提升到了最大,可是还是晚了。飞行器到达新新基地上空的时候,恩达尔斯已经被那些低度进化的生物围了个严严实实。恩达尔斯的惨叫声传到了低空飞行的科罗尔斯耳中,不能迟疑,科罗尔斯做出了一个危险的飞行动作,没想到自己在飞行学院练过的不知道被教官骂过的动作,居然是在驾驶一个结构简单的飞行器,并且是为了解救同类,驱赶低等动物时用的。顾不了太多的感慨,用飞行器的发动机的喷口对准低等动物们一阵猛吹,被重重包围的助手露出来了。浑身没有太完好的皮肤,深颜色的血液在身体的很多部位都有。一只眼珠也掉出了眼眶,一只手不见了。不用想,刚才那些低等动物活生生咬掉了助手的有些部位。到底是低等生物,攻击手段都如此得原始而直接。接下来科罗尔斯操作机械手,抓起了助手的身躯,准备拉高飞行器离开这里。发动机彭彭几声传来,飞行器的一侧开始倾斜。科罗尔斯反应及时,抓住了控制台。他使劲按动发动机启动键,没有反应,发动机停转了之后最大的危险就是坠落,接着就会是那些低等动物扑过来吃掉他们两。船长艰难得驾驶飞行器斜着颤颤巍巍离开了新新基地的上空,朝着藏在万特尔里的基地飞去。

新新基地顶端的三个个体,看着离去的飞行器,互相看了几眼,用没有人能理解的声响信号简单沟通。其中那个最小的个体,扬扬手里还没有扔出去的一块固化硅基体,发出了尖利的呼声,接着地面的低等生物都举起了前肢。声音一致得和最小的个体呼应着。三个个体抱在了一起,之后最强壮的那个站在了中间。恒星体发出的光芒开始变弱,发黄发红,照在三个个体身上,他们没有毛发的身体,瞬间成了带满光芒的存在。地面的低等生物低声发出了简单的音节。

恩达尔斯的情况很不乐观,事实上,飞船的情况也很理想。发动机损坏之后的飞行器,在沉重的万特尔重力压制之下,有些部位出现了裂纹,在即将要大面积解体的时候,勉强钻进了基地的大门。科罗尔斯总算是救回助手,他踢开飞行器已经出现了裂纹的舱门,把助手抱到了实验室的解剖台上。迅速止血,补充足够体液和动能元素。可是无法对已经残破的身躯部分进行修补。他只能看着助手在台上下意识得活动召集其实已经不完整的身躯,看不下去了,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狠狠喝了一杯才再次回到了助手身边。助手似乎有些从昏迷中醒来,他张张嘴,残缺的嘴角边挤出了一句话,失控了。大概是出于愤怒,他的身躯颤抖着,那只还算是完好的眼珠子呆板无神,眼角有眼泪出来。科罗尔斯想想,他去主控室把大量的监测终端派往新新基地那边,有必要知道失控之后那些生物的活动情况。至于助手,给了必要的和所能提供的所有医疗帮助之后,船长没有和他更多得交流。他不知道和助手该说些什么,如果每天例行公事一样去看几眼助手算是交流的话,那就只有这些交流。助手唯一的眼睛里似乎包含了很多的东西,但是对面船长的眼神里分明含着拒绝的味道。

新新基地那里,失控后的低等动物们,显然已经完全接受了那三个被深度干涉过的个体的指挥和控制。所以,失控,只是相对于恩达尔斯的,实际上还是可控的,控制者换了人而已。被干涉过的个体,带领着低等生物,开始小规模制造简单的工具。这是个非常坏的征兆,后了简单的工具的低等动物群体,获取到了更多的活动成果。包括食物在内的更多实体性成果增多,族群开始变大,结构性特征明显起来。科罗尔斯注意到,群体的控制者,开始有了用猎物皮毛包裹身体的习惯,头部戴上了刻意设计过的装饰品。当他站立在新新基地顶端,扬起脖子朝向天空的时候,监测设备获取到了一个他反复发出音频信号,马雅尔。毫无疑问,当初恩达尔斯在干涉过程中设计的自动进化程序已经启动。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康复到一定程度的恩达尔斯,拖着残躯来来到了主控室。头上的汗水证明了短短的一段路,他走得喊吃力。科罗尔斯还是没有和他说话,但是主动让开了主控台前的座位,扶着助手坐了下来。助手盯着光显屏幕,两人都没有说话。看到后来,助手笑了,失控了,失控了。船长想想,说不对,只有曾经控制过,才说得上失控。可是现在看来,我们真的控制过吗?这恐怕是我们的一厢情愿罢了。一场不知深浅的干涉,从一开始就是不可控的。可是我们当初选择了这么干。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